当前位置:天津浩峰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教育《金银岛》火药和武器(九)
《金银岛》火药和武器(九)
2023-05-10

我们终于登上了潘尼奥拉号,大副埃罗先生迎接了我们。埃罗跟乡绅十分合得来,而船长就不一样了,往下看你就知道了。

我们终于登上了潘尼奥拉号,大副埃罗先生迎接了我们。埃罗跟乡绅十分合得来,而船长就不一样了,往下看你就知道了。

我们刚走进船舱,就有一个水手跟了进来。

“先生,斯摩莱特船长要和你谈谈。”水手说。

“我随时听候船长的吩咐,快请他进来。”乡绅说。

跟在水手后面的船长立刻走了进来,并随手关上了门。船长的脸绷得紧紧的,好像很生气。

“你好,斯摩莱特船长,有何指教?”乡绅客气地说。

“你好,先生,”船长开口道,“我想跟你实话实说,我不喜欢这次航行,不喜欢这些船员,也不喜欢大副。”

“先生,也许你是不喜欢这条船吧?”乡绅问。我看得出他非常恼火。

“在没有看到船航行之前,先生,我无权说我不喜欢它。”船长回答。

“先生,你大概也不喜欢你的雇主吧?”乡绅又说。

这时,大夫插话了。

“等一等,”大夫说,“你们再这样说下去,只会伤了和气。还是请船长给我们解释一下——为什么不喜欢这次航行?”

“先生,我身为船长,却不知道船将要开往什么地方。”船长说,“这本来倒也没什么。可我发现船上的每一个人知道的都比我多,这公平吗?”

“不公平。”大夫说。

“还有,”船长接着说,“我听手下的人说,你们这次航行的目的是为了寻找宝藏,而且这已经不再是什么秘密了。我想说的是,人人都想得到这笔宝藏,所以你们的情况很危险。另外,我本人对寻宝毫无兴趣。”

“你说得很有道理,船长,”大夫说,“我承认我们是在冒险。那你为什么不喜欢这些船员呢?”

“因为我认为,船员本应该由我亲自挑选。”船长答道。

“是该由你来挑选,”大夫说,“如果我朋友在这件事上欠考虑的话,请你原谅。可你为什么不喜欢埃罗先生呢?”

“我相信他是个好水手,但他对手下人太放纵,不能算是个好大副。”船长说。

“好了,我们长话短说,船长,”大夫说,“告诉我们你想怎么做吧。”

“那好,我就直说了。”船长说,“第一,他们正在把火药和武器搬进前舱。你们的房舱下面有个好地方,为什么不把火药和武器放在那里呢?第二,你们带来的四个人——吉姆、雷德鲁斯、乔伊斯和亨特,他们也要和其他船员一块睡在水手舱。为什么不让他们睡在房舱旁的什么地方呢?”

“还有呢?”乡绅问。

“还有一点,”船长说,“事情已经泄露得太多了。”

“是太多了。”大夫赞同地说。

“水手们都知道,”船长接着说,“你们有一张某个岛屿的地图,图上有几个红十字符标出了藏宝地点,这个岛屿就是在——”他精确地说出了岛的经纬度。

“我绝对没有对任何人说过这些。”乡绅嚷道,“李甫西,肯定是你或者吉姆说出去的。”

“是谁说出去的并不重要。”大夫说。

事实上,我们谁也没有把地图的事说出去。虽然乡绅的嘴巴向来不牢靠,但我相信他这次真的没有说出去。

“好了,先生们,”船长接着说道,“我不知道地图在谁的手上,否则我宁可辞职。”

“我明白了,”大夫说,“你是希望我们将这件事隐瞒起来,同时在船尾部分建立一支警卫力量,由我朋友自己的人组成,并拥有船上所有的火药和武器。换句话说,你担心有人会叛乱。”

“先生,”船长说,“你无权把我没有说的话硬安到我的头上。我是船长,我要对船的安全负责,也要对船上每个人的生命负责。我只是觉得事情不大对头,所以想请你们采取一些防范措施。我要说的就这些。”

他说完就告退了。

“特劳维尼,”大夫说,“没想到你居然找到了这样两个正直的人——这位船长和西尔弗。”

“西尔弗是很不错,”乡绅说,“可刚才这位只会故意吓唬人的讨厌家伙嘛,就不怎么样了。”

“我们还是走着瞧吧。”大夫说。

我们走出房舱,来到了甲板上,水手们已经在把武器和火药往外搬,船长和埃罗先生站在一旁指挥着。

整个船的布局也重新安排了一次:乡绅、大夫、雷德鲁斯、乔伊斯、亨特和我,睡在船尾的主货舱,甲板升降口里边去。

正当我们忙着搬火药、换床铺的时候,最后几名水手和西尔弗也上船来了。

厨子像猴子一样灵活地爬上船舷,一看到船上忙碌的样子,就问:“嗨,伙计

们!你们这是干嘛?”

“我们正给火药换个地方,伙计。”一个水手答道。

“天哪!干吗要搬呢?”西尔弗惊叫道,“这样会错过早潮的!”

“这是我的命令!”船长简单地说,“你可以下去做饭了!”

“是,是,先生,”厨子说着飞快地去了厨房。

“这人挺不错的,船长。”大夫说。

“大概吧!”船长答道。

这时,船长忽然发现我在细细打量甲板中央的那尊大炮,立刻喝道:“喂,服务生,别老站着,到厨房去找点活干。”

我向厨房走去时,还听到他大声地对大夫说:

“我的船上不允许有宠儿。”

当时,我恨透了船长。